登陆

极彩1960-王思聪“二度”被限消 卖艺还钱、开趴体 “限消令”之下的大佬众生相

admin 2020-02-14 149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原标题:王思聪“二度”被限消!卖艺还钱、开趴体…… “限消令”之下的大佬众生相

     一天之内,王思聪与他的“限消令”接连登上热搜榜,引发广泛热议。

  自10月12日被上海嘉定区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后,王思聪再一次被法院限制消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11月19日,王思聪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让人意外的是,距上一个由上海法院发出的限制消费令被取消仅一天,这也是引爆舆论的重点。

  通常意义上,被“限消”意味着不能坐飞机、高铁,不能入住星级酒店、不得度假旅游、甚至不能去夜总会高消费。但这些对王思聪来说,或许影响并没有规定的那么大。

  那么,除了王思聪,“限消令”之下,大佬们到底近况如何?

  王思聪:还不上钱,不影响娱乐生活

  2019年11月20日晚,有网友偶遇王思聪,当时他身边围绕着多位年轻美女,王思聪走在中间,仿佛带头大哥,他手指前方的模样看起来霸气十足。

  再联想此前的种种行径,似乎其不太担心“限制消费令”。

  根据《限高规定》第9条的规定,解除“限制消费令”的方式有三种:一是提供确实有效担保,二是申请执行人同意,三是履行义务。

  王思聪,要么是提供有效担保、要么履行义务,才有希望取消“限制令”,而资金来源只有三处:普思资本、万达电影、万达集团。

  普思资本是2009年、时年21岁的王思聪创立的投资公司,王健林给了5亿元作为启动资金:“失败了再给5亿,不行只能到万达上班。”

  王思聪曾阐述自己的佛系投资理念:“我又不想上市,我也不想套现,有钱可以慢慢选择自己想要投的项目,有钱可以不急着要投资回报,我又不靠公司赚钱吃饭。”

  当前,普思资本总共投资了三四十个项目,排除未上市的、上市后退出的、上市后处于限售期的,真正能快速变现的项目并不多。

  最后希望是王思聪持有的1.9952%万达集团股权。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去年万达商管集团收入为376.5亿元,其中租金收入328.8亿元,同比增长28.8%。有媒体极彩1960-王思聪“二度”被限消 卖艺还钱、开趴体 “限消令”之下的大佬众生相报道称,万达集团每天光是收租就可以达到9千多万,王思聪欠下的1.5亿债款只需2天就能赚回来。

  不过,王健林是否会给王思聪还债目前难以确定。近一年来,他几乎只出现在自家网站通稿中,与几年前的高调已截然不同。

  罗永浩:“卖艺还钱”折腾不止

  除了不影响生活的王思聪,另一位被限消的大佬罗永浩,最近也是异常高调。

  罗永浩最近忙得不亦说乎,频频在微博寻找各知名品牌的中国区管理层:双立人、博士伦、西门子、飞利浦、博世、虎牌、杜蕾斯……这一轮号召不论虚实,至少从八卦心理学的层面又带了一大波流量。

  前不久的11月3日,丹阳人民法院对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及罗永浩实施限制消费令。罗永浩对此选择了高调“正面刚”,“卖艺还钱”搅动得整个业界风生水起。

  在限制消费令发出之后,罗永浩在微博上发长文回应,称从去年下半年出现经营危机以来,锤子科技曾欠债超 6 亿。但在过去 10 个月里,已经还掉 3 亿左右的公司债务,个人帮公司还了其中的数千万。

  电子烟的倒下,目前来看对喜欢折腾的老罗来说并非致命一击——因为在此之极彩1960-王思聪“二度”被限消 卖艺还钱、开趴体 “限消令”之下的大佬众生相后,他又开始敲锣打鼓,设置悬念,哪怕对12月3日那场“老人与海”所谓的技术盛宴,绝大多数人已经从聆听者变成了吃瓜群众。

  不过,高调的老罗可能只是表面。从罗永浩的微博来看,其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极彩1960-王思聪“二度”被限消 卖艺还钱、开趴体 “限消令”之下的大佬众生相之后,活动半径缩小了很多。之前都是全国各地到处跑频频发声,现在则停留在了微博呼唤,就连12月3日发布会的地点也只能定在北京。所以即便有厂商想跟他合作,也只能主动向他靠拢——问题是,面对一个因失信被拉黑的人,合作之前难道不犹豫吗?

  所以,理性思考一下,被限制高消费之后的罗永浩挣钱难度将大大提升。罗永浩剩下的6亿元债务,信誓旦旦想靠卖艺来还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了。

  贾跃亭:拿着高薪跟美国员工们开“趴体”

  罗永浩折腾不止,但还钱能力大打折扣,那两年前就去美国的贾跃亭呢?

  两年时间里,在美国的贾跃亭又干了很多大事:创业、拿地、建厂、与朱骏联手成立合资公司、卖地、离婚、申请破产重组……其实,对于走出去之后何时能回来的时间点贾跃亭早就心知肚明。

  对于外界的追问,贾跃亭的公开解释是:担心自己一回国后会被限制出境和高消费,而这些也都会直接影响到FF的融资进展, “一旦回国之后又来不了美国,FF的融资就没戏了,就垮了” 。这传达出的信息很有趣,被纳入失信黑名单的“老赖”,限制其高消费的制裁竟然成了阻碍其承担责任、解决问题的令箭。

  10月,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的文件中, 93810美元(约合66.53万元人民币)的月收入。拿着高薪,跟美国员工们开着“趴体”的滋润生活,在等待贾跃亭还钱的人们眼中显得无比极彩1960-王思聪“二度”被限消 卖艺还钱、开趴体 “限消令”之下的大佬众生相讽刺。

  还有4天,贾跃亭债权人全体大会将于美国洛杉矶时间11月25日在FF美国洛杉矶总部召开。贾老赖能不能回国,或许就要有结果。

  跟贾跃亭比起来,从天选之子跌下神坛的OFO创始人戴威似乎要“苦逼”得多,毕竟要承受上千万用户要求退押金的压力。

  2018年12月4日,戴威被限制高消费。在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之前,戴威经极彩1960-王思聪“二度”被限消 卖艺还钱、开趴体 “限消令”之下的大佬众生相常出席国内外各种商务活动,包括APEC、夏季达沃斯等。但这之后,戴威可查询到的行踪信息几乎没有了。

  可是,这似乎也没有安慰到等待押金退还的群众们。

  王鑫是一位OFO用户,关于退押金这个事儿,他粗略算了一下,“一天能退到押金的用户大约3500人,轮到我估计要8~10年了。”他不关心限制消费对这些大佬们有什么具体影响,只觉得这对用户能否收回押金并没什么效果。

  其实,那些失信被执行的大佬,大部分都会昭告天下说自己不会失信,但到底被欠钱的人多久能拿回钱,却没有个准信儿——毕竟,私人飞机有了白道彬,高薪滋润生活有了,还有一群仍然追随自己的大佬和粉丝,能不能还上钱又有什么关系呢?

(责任编辑:DF515)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